行业新闻

私服,不止“私设服务器”这么简单!

  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。2016年是传奇类游戏风口,为了站到这个风口,二一互娱公司于2017年初推出《剑使》这款传奇类网页游戏。游戏很成功,月营收近两亿。

  方和杨是二一互娱公司的同事,方负责程序,杨负责运维。两人都是有梦想的游戏圈青年,难得的是,两人梦想很一致:做游戏赚钱。杨入公司前曾创业做过棋牌类游戏,因涉嫌赌博被迫停止。方某做过农场类休闲游戏,因涉嫌抄袭被下架,后来方又做过一款战争类休闲游戏,因研发经费不够,钱烧没了团队解散。

  《剑使》游戏吸金能力,方杨二人看在眼里。在一次闲聊时方向杨抱怨“我要有一款这样的游戏就好了。可游戏是公司的,游戏再赚钱,我们也只能拿个工资,最多再拿点奖金,相对游戏营收,我们得到的真是少得可怜。”“是啊,被剥削”杨回应。此时二人沉默了5秒,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,接着方说“咱们配合,要拿到这款游戏也不难”,杨一拍即合“好,咱俩合作运营,千万保密”。

  第二天,方编写一后门程序,并将该后门程序放在公司内网服务器的《剑使》服务端编译包文件夹里。随后杨趁利用互联网运维测试时,激活后门程序,打开下载端口,将游戏编译包下载并发送至方的QQ。

  方杨各自认缴出资50万元,成立进舞公司,专门用于运营《明剑》游戏。这款《明剑》游戏就是将《剑使》游戏更名后的游戏,除了名字不同,源码程序、美术、音效、画面风格、玩法等游戏元素都一模一样。

  游戏有了,接下来要租赁服务器。方找到以前合作过的联力公司的李总,李总是联力公司法定代表人,主管租赁服务器业务。方说明来意,李问“你不是到公司上班了吗?怎么又做游戏了”,方也不避讳,直言相告“这款游戏不一样,市场火得很”“什么游戏”“就是我原来上班的公司的剑使游戏,改名叫明剑了”“你运营明剑?”“对”“你这不是盗版吗?”“不用管盗版不盗版!你只管租服务器给我,我按时付你租金”李想着租给谁不是租,按时给钱就行。于是双方签约,李将服务器客户端链接给到方,并定期维护。

  《明剑》运营由杨负责。为了拓展市场,杨与吴合作推广运营,吴有个疑问“明剑与剑使游戏一样的”,杨答“换皮而已,目前游戏界通行的做法。你运营就好了,赚钱分成”。“那剑使同意你们换皮?”“我研发的游戏,不用他同意”吴没再说什么。杨授权吴在其公司平台及合作平台推广运营明剑,双方按运营收入的2:8合作分成,方杨的进舞公司得20%,渠道费、推广费等均由吴负担。

  2017年传奇类游戏买量效果极好,杨找到陈商讨买量合作。杨出素材包,陈将其投入至自有平台及合作的抖音、头条等多个渠道, 100元/注册用户,价格算高的,但想想某蓝月游戏买量后的游戏创收月入5亿,杨认为这笔支出是值得的,咬咬牙签约合作了。

  努力没有白费,《明剑》运营步入正轨,逐步开始赚钱,2017真是传奇类游戏的好年景,游戏开始日进斗金赚钱,方杨内心膨胀,规划着进一步扩大版图。记得电影《小兵张嘎》里有一句台词“别看当时蹦得欢,小心将来拉清单”,果不其然,方、杨、李、吴、陈一众人等都被刑拘了。经司法鉴定,二一互娱公司提供的《剑使》目标程序与送检的3台笔记本中的《明剑》目标程序进行了相似性鉴定,鉴定意见相似性率为甚高同一性;两游戏客户端的安装目录结构同一性比例为89.5%,二者存在实质性相似。妥妥的私服!

  因私服被刑拘,方杨无话可说,毕竟两人亲力亲为盗版、租赁服务器、架设服务器、运营维护等等事宜。但李、吴、陈觉得很委屈。李认为“我只租赁服务器,没参私自架设服务器,我怎么也涉嫌私服犯罪?!”吴、陈认为“我们只做了营销推广,私设服务器与我们毫无关系!”

  私服可不单单指“私设服务器”这一种行为。方制作盗版且提供运维、杨运营、吴推广营销、联力公司(李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)明知私服仍租赁服务器,均系私服。法律认定私服涉嫌侵犯著作权罪。方、杨、李、吴、陈一众人等没一个冤枉的。

  (备注:文中故事系虚构,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)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传奇新服网集团有限公司 www.yfdky.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 手机版   ICP备********号